电子与蕾丝的栖息
Wednesday, 2017-11-22, 5:30 PM
总之给我戳下去
侧边栏导航
青鸟


“啊哈、好痛。”
就如同平常一样的、鸟微笑着。
盘着腿、用拇指抚摸着没有任何血迹的嘴唇。
就像之前的很多很多次一样。
“好感度、降到多少了呢。不过、你也并不在意。”
鸟继续说着话。用甜甜的、小孩子一样可爱的声音。
“想要杀掉,就杀掉好了。
想要践踏,就践踏好了。
因为我是、你的鸟。”

无数次、杀死。
无数次、殴打。
自己都、觉得厌烦的程度。
但是那个表情、仍然没有变化。

天真无邪的如同孩子的、微笑表情。
还是一样的对我说着欢迎回来。
没有温柔、也并不是厌恶、可能只是、害怕他的表情。
很害怕、所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即使如此、也不能安心。

即使杀掉很多次。
即使殴打很多次。
也仍然、害怕。
只能通过殴打来确认。

掐住白皙的脖子。
他也只是说着、啊、又来了的、摆出放弃了的表情。
没有温度、也没有血流的动脉。
因为吞咽口水、而上下活动的喉结。
糖果色的、没有感情的眼睛。
骚动着我的手的、天空色卷发。
鸟自言自语的、说起话来。

“…这是、第几次呢?
我好久没有、数过了。
第一次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了吧?
所以你才、连拥抱都没有给我。
我已经没什么好害怕的了。
反正、已经被你所讨厌了吧?”
鸟微笑着。面无表情的、笑容。
非常温和没有泪水的、望着天空的眼睛。
白色如同一片羽毛的纤细喉咙。
“这次、是什么?
刀?掐死?肚子?
我也是会痛的、所以希望快一点比较好。”
糖果色眼睛映着天空。
是从什么时候起、那双眼睛里、已经没有再映着我了呢?

…我不知为何放开了手。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放开手中的刀子跪坐下去、感觉浑身都失去力气。
鸟犹豫了一下、摸摸自己的脖子然后靠了过来。
用被我殴打过的手、环抱住了我。
虽然看不见表情、但是不知为何、我觉得他在微笑。
那是我追求了许久的、像人类一样的温暖笑容。
Copyright MyCorp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