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与蕾丝的栖息
Friday, 2018-01-19, 8:40 AM
总之给我戳下去
侧边栏导航
亲友

单纯的作者黑泥。






我有大把大把的闲暇、却只等待着一个人。





人类很脆弱。
就像巧克力脆皮一样。
吃饭会死、睡觉会死、看书会死、也会蠢死。
人类一直都是这么蠢又脆弱的存在。
这是、我观察了这么久得出的结论。




“……所以说 你根本不明白我的心情!!!”





啊啊、难得有个有趣的存在。
在单色的日常中、难得有个我所喜欢的存在。
…我以为我是能够理解你的、你觉得不是吗。
所以、你才……





民族风的花纹上衣和、轻松布料的长裤。
银色长发的青年抓着大楼顶端的铁丝围栏、面无表情的静默着看向楼下匆匆忙忙的人群。
云低到好像在抚摸他的双肩。
青年把手指插进铁丝的缝隙间、好像在确认什么一样的考虑了几秒。
用鞋底轻轻磨蹭地上凌乱的鞋印、从口袋里取出皮套、把散落的长发扎成马尾。
抬起单脚轻轻的踩了踩铁丝网、好像在确认力度。
有凌乱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天台的门被“咣”的撞开了。
好像还在思考铁丝承重量的青年、从后面被突然冒出来的少年使用了冲撞。
“——所以说!!不能去寻死啊!!”
少年在抱住的瞬间看到的是、毫无杂质、不输给天空的苍蓝瞳孔。

少年还在喋喋不休的进行劝说。
青年好像放弃了一样、随意的靠在墙壁上望着天空。
“…所以说、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有趣的事情啊、而且你看。”
少年好像在演讲一样、比划着青年刚刚踩过的地面。
“从这里、啪嗒——”大大的挥舞着双手、“的掉下去的话、一定会很恐怖!会很痛哦!
全身都摔在地面上、血咕噜咕噜咕噜咕噜的停不下来、一定超级超级疼的!!”
“会很疼吗?”
青年虽然一直都对少年的话语没有反应、但是好像刚刚的话触动了哪个开关一样、他转过头来看着少年。
少年轻轻呼了一口气、好像很开心的更加卖力的舞动起全身。
“恩!一定超级疼的!!肯定会死的!!
那个啊——、就在一周前、就有一个人、从这里啪叽——!的掉了下去,”
好像很害怕一般的缩起了肩膀、然后又张开了双手。
“啪咚——!的摔成了意大利面!真的好可怕、好可怕啊!!”
然后又突然的握紧双手、把脸贴近青年用力的强调着。
“所以、不能像那个人一样、要活的长长久久的!!”
“……长长久久的……”吗。
银色马尾的青年把目光回转向天空、伸手揉了揉少年小狗一样的头。
“那就、承你贵言。……我会活的长长久久的。”

目送挥舞着双手继续说着不要再自杀了哦——的少年走下楼梯。
青年回头看着天空、蓝色的视线从天空移到地面。
风吹起他扎成马尾的长发、青年双手插兜甩了甩头。
“……长长久久的。”
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又低低的说了一次。

……长长久久的。
直到所有人都老去、死亡、我们还是一样、在时光里活着。
这样说不定能、再次遇到你吗?

“………”
青年仰起头、银色的长发被风拂乱。
从苍白的嘴唇里短暂的吐出一个名字、瞬间就消失在了空中。





我有大把大把的闲暇、却只等待着你。





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年以后。
填了那个能砸死人的问卷、通过了完全不记得的测试、闲暇的占卜师对着镜子看着自己。
保留下来的是、长而丰茂的银发。左眼深绿、右眼浅蓝。
看见这双眼睛、就能够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人类的事实。
“啊啊。”
弯起苍白的嘴唇、愉悦的笑了起来。
上次眼睛被刺穿是什么时候呢。
上次手臂被拉断是什么时候呢。
上次腹部被撕裂是什么感觉呢。
上次大腿被碾碎是什么感觉呢。
好想知道。更多更多的疼痛。
更多更多的更多更多的比那时候从楼上跳下的你更多更多的疼痛。
这样就能理解你了吗。




“你说的那个上星期跳下去的人——
我是想体会一下他的感情、所以才到这里来的。”





这样就能理解你了吗。
这样就能在你身边了吗。
这样就能有等待着你的资格了吗。
我唯一的、唯一的、朋友啊。
Copyright MyCorp ©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