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与蕾丝的栖息
Tuesday, 2017-10-17, 9:47 PM
总之给我戳下去
侧边栏导航
雨夜

詠み人知らず/咏者无名 And Before X'mas

丽香脑袋有病。
咏作为来栖User的设定。同居生活。
猫仍然是咏user的设定。

剧透严重 全透光了



穿着皱皱巴巴西服的圣诞老人抬头望着落下的雨滴。
夜间的散步虽然谈不上有趣,但是一直呆在那个家里也觉得无聊。
但是不管怎样没有淋雨的兴趣……
他这么想着,往记忆中回去暂居地的道路走去。

雨滴打在庭院里蓝色的伞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雷云聚合,然后又分离。天空昏暗,风吹动着窗子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常常来玩的猫不见踪影。
那个小说家又忘了关窗户吗,来栖这么想着打开门。
那一瞬间他的神经绷紧了。

……血腥味。
不能说很熟悉,但是起码不会分辨错误的,味道。
可恶,是来了强盗吗。还是什么意外呢。
他没有开灯而蹑手蹑脚的走进屋内。

在黑暗中,感官变得格外清晰。
唯一一个呼吸…虽然和平常不同,但是的确是屋主的呼吸。
单膝立着坐在地上的小说家,似乎在黑暗中察觉到他的接近而抬起了头。
“……欢迎回来,来栖先生。”
和平常一样,温和而又平稳的声音。即使看不见面容,也好像微微笑着的声音。

“什么啊,没有强盗吗…那,你受伤了?”
抛下当做武器的伞,圣诞老人随意的像是自己家一样盘腿坐到地上。
环视了一下四周的黑暗,他想到刚刚闻到的血腥味抬起头来看向小说家的方向。
“…啊,非常抱歉,是有一点。…请不要担心。”
纤细的声音在空气中浮动着。明明是声音,但是却比起四周的雨声更加显得寂静。
“还没包扎?给我看看。”

就算听见抗拒的话语,也只是觉得真是给人添麻烦。
来栖站起身来往小说家那边走去。
咏站起身向后退的动作,简直慌张的能以逃跑形容。
得到意料之外的反应的圣诞老人站住脚步,深蓝色的麻花辫随着动作微微摇晃。
…血腥味好像又变强了。
来栖没有再接近,而是转过身打开了屋内的灯。

被从窗户吹进来的风翻卷,散落一地的白纸。
桌子上电脑的灯一明一灭,屏幕反射着猫咪壁纸的光。
似乎不适应强光,而眯起眼睛抬起右手挡住灯光的小说家。
被从手腕上流出的鲜血,染上鲜红的左手无力的下垂。
来栖一瞬间失去了语言。
等注意到的时候,冲口而出的就是一连串的愤怒话语。
小说家安静的笑着。
仍然是那种,温柔而平稳,让人看不出内心的纤细,好像下一秒就会损坏的不安定的笑容。
就像已经被白蚁蛀空的船,外表看起来一如往常,但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碎裂覆没。
“…真是抱歉,让你看见难看的东西…”
“不是这种事情好吗!!”
椅子翻倒了,发出巨大的声音。
看见咏被吓到而睁大的眼睛,一脚踹倒了椅子的来栖觉得烦躁而后悔。
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些什么,他就那么站在原地。
经过了让他想要抽根烟来保持平静的一小段时间,咏慢慢垂下眼睛开口了。
“……真是非常抱歉。我不想让你看见的…
没关系,自己…就会好的…”
又说了一次“真是非常抱歉”,咏扶着墙转过身好像是打算去别的房间。

椅子再一次撞到地面的巨大声音。

…雨开始变大。
来栖掐住对方脖子的手没有收紧。
圣诞老人看着被他压在墙壁上的小说家。
他看不见自己的眼神,他只是看着咏的眼睛。
像是坏掉一样的绿色眼睛,映着如同爬虫类的金色瞳孔。
咏伸出了左手。血滴顺着手心的纹路,蜿蜒而瑰丽的流下。
他微笑着说话。语气像是梦话一样。像是私语一样。像是看着梦境中的某个孩子一样。
“……好漂亮的眼睛。但是为什么眼神那么悲伤…”
我的眼神很悲伤吗。你看看你的眼睛。
明明是看着想要杀掉你的我,却不觉得愤怒,也不觉得害怕。
你是在看着这样的我。为什么你还在微笑。

你想死吗。
……你想要,丢下这个将会丢下你的我,去死吗。

像是撕咬一样的亲吻。
来不及收回的左手,手上的血迹沾染了脸颊。
害怕抵抗而被按住的手,主人好像是感觉到疼痛而微微缩了缩身体。
因为缺氧染上浅红的脸颊,比眼睛更加的有着生气。
即使这样也没有生气,只是叫着来栖先生的声音里出现浅浅的疑惑。
圣诞老人把头埋上小说家的肩,深蓝色的发和亚麻色交替重叠。
在这个雨夜流血的是你,连呼吸都觉得痛苦的人,却是我。

他仍然没有说。
因为他终会忘记,忘记之后遗留的只有痛苦。
所以他什么也没说。
不管是寂寞,恐怖,还是沉迷,或者是沉重而痛苦的爱。
来栖都没有说,只是用颤抖的双手环住对方的后背。
在手臂中的身体没有温度,纤细的如同一只雏鸟的脖颈,仿佛马上就要碎裂毁坏一般。

他没有说我爱你。

在无限的雨夜的寂静中。
小说家抬起没有流血的右手,拍拍他的肩。

Copyright MyCorp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