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与蕾丝的栖息
Wednesday, 2017-11-22, 5:26 PM
总之给我戳下去
侧边栏导航

作者黑泥。

已经是第几次了呢。
在脑袋的一角模糊的掠过这样的句子。
威尔默看着天空——或者说他现在已经,做不到看着天空之外的行动。
上半身无力的摇晃着,绿色眼睛的视线也随着上半身过山车般的摇晃。
巨大的龙甩头的同时,身体也被一回又一回的甩向天空。
本来就已经不那么紧密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之间的连接,又断开了一点。
内脏碎裂。血液逆流。喷出的血液沾染了白皙的脸孔。视线被血糊住,连天空都已经看不清。
附近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大量失血的脑部已经想不到这是自己下半身被咬碎的声音了,被咬碎的疼痛却还无比清晰。
细碎的疼痛磨砺着脑髓,骨头被咀嚼的触感顺着神经一路带出火花,带起一系列的颤抖。
疼的已经麻木了。这样经过了几个小时了呢。这种程度的疼痛,差不多也已经厌烦了。
啊啊,好痛。骨头的声音好烦。
事不关己的这样想着,脑袋又一次被愤怒的巨龙重重的撞向地面。
带有腐蚀作用的龙的口水顺着身体留下来,在流过的地方带起皮肉烧焦的声响。
腿应该已经碎掉了。腰…腰还在不在,好像也已经不在了。
我现在是卡在牙齿缝中间吗。
左手臂脱臼了右手臂骨折了,腿被融化了,后脑在流着血,腰…腰不想管了。

听着咔嚓咔嚓的声音,威尔默面无表情的想着。
好了,为什么我还活着呢,是因为身体上的这些白光的关系吗。
白光笼罩着自己的身体,魔力代替血液将养分输送到各个地方。
治愈的能量不断的重建肢体,然后肢体不断的被咬碎。重复着这样的循环。
是啊,后脑现在不疼了呢。…虽然下半身还是只传来疼痛的感觉。
用被治愈的眼睛向四周看着,被甩来甩去的视野一角看见哭着的少女。
虽然哭的泪流满面的,但是用满是伤痕的手努力的撑着散发白光的法杖。
希尔安洁。青梅竹马。牧师。有些吵闹但是总是开心笑着的女孩子。
哭的,好丑啊。…别哭啦。已经够了。真的,够了。
“已经够了…希尔安洁,就这么让我去死吧……”
他向着少女的方向伸出骨折的右手。
少女哭着喊着什么,但是充血的大脑已经听不见了。
巨龙开始吞噬勇者的上半身,但是早就感觉不到的脑髓没有任何反应。
好痛啊,脑袋里只剩下这样的思考。在角落好像有个无关的自己,静静的看着一切。
即使这样治愈的白光也笼罩着身体,代替着不存在的器官让他存活下去。
存活下去。重复着被咬碎与融化的疼痛,听着哭声,在死的过程中存活下去。

啊啊。
真是的,再读档吧。
好像听见了谁这么说的声音。
Copyright MyCorp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