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与蕾丝的栖息
Friday, 2018-04-27, 9:16 AM
总之给我戳下去
侧边栏导航
宝石


时间大概是伪春菜的时间…?

OOC可能。…不!本身这已经OOC了!

…话说这篇是BL还是怎样…只是满足愿望吗…

我在搞毛啦——!




“所以说,明天开始来这里上班。”

欧阳改没有接慕容洵递出的卡片,只是从他那副特制的眼镜后面凝视着她。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爱好。”

面对一般女孩子会为之脸红的凝视,慕容洵坦然的抬起了头露出一段修长优美的脖颈。

“人生要面对诸多挑战。”

“那你自己去挑战吧,别带上我。”

呵呵…像是能听到这样的轻笑声一样,穿着浅紫色香奈儿新款套装的女性玩弄着精心保养的头发。

这毫无疑问是很美丽的画面,大厅里不少人都停下脚步往这边看过来。

“你可还欠我人情哦,欧阳改。”

被连名带姓的击沉。回想起来在嘴炮上自己一次都没有赢过的事实,二次击沉。

人情是指TIC的事情吧,把烂摊子推给她的自己确实有着亏欠,既然如此去当个两天店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么想着看着对面一脸胜利微笑的女性好友接过卡片,欧阳改身形一阵摇晃——

那·明·显·是·奸·笑!




卡片上用纤细的花体字印着——

“Host Club Gem

只给如同宝石的你”




秦泽若发现欧阳改最近早出晚归的次数增多了,而且从来都是到后半夜才回来。

虽然这在有任务的时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最近没听说有那里发生麻烦事的传言。

想问他而一直等到后半夜,他也只是露出了害羞的表情匆匆的逃掉了…身上还有一股酒味!

他可是滴酒不沾的!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相当不爽。明明他的一切我都知道,现在居然想对我隐瞒什么…

他拉了拉正在他旁边跟PSP战斗的飞雪和主人一样不安分的头发,警服被滚的满是皱褶的少女挣扎着。

“喂,你知道你哥哥现在在哪吗?”

瞬间GameOver。飞雪背对着他但是肌肉明显僵硬了。

“我才不知道那个混蛋去哪里了。”

明显知道好不好。跟哥哥不一样完全不擅长对我隐瞒事情。

“这么说最近你晚上也经常出门呢。”

“没有。”速答。

“而且去的时间都不长。”

“没有!”斩钉截铁。

“一个小时到四十分钟之间。扣除路上的时间顶多半个小时……”

“我才没有在牛郎店里呆半个小时!!”招供。

银发少年肩上的马尾微微的摇晃了一下,其主人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洵姐开了牛郎店为了壮声势就把哥哥拉去坐台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也没有总去每周三天而已!”

飞雪迅速的坦白从宽,然后趁小若觉得整个世界观都被改变的时候…逃逸了。




排气管的声音惊飞了楼顶的飞鸟。

飞驰而过的铁马上,骑手的银色马尾飘扬着。

一个漂亮的甩尾在小巷里停下,小若抬头望着白底金字的招牌。

“Club Gem”,M的尾段拖出长长的流线;和一般赌场或者牛郎的感觉不同,像是奢饰品店一样高雅的设计。

从头盔的玻璃后面窥视的眼睛微微的眯起来带着迷惑的感情。




到底是为什么?

或者说怎么才能带他回家?




“欢迎光临。”

门口的侍者手抚左胸低头行礼。

“请问您是第一次来吗?”

…姑且点头。勇气指数迅速Down中。

“请问您需要指名吗?”

“…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带着眼镜的人?”

“Amethyst和Sapphi都带眼镜。您是要找哪一位?”

决定不多费口舌默默闯进去。




在布置的很私密的座位间穿过。

好像附近有一群人在倒着香槟塔欢闹,无视那吵闹的声音。

大步的走过华丽又舒服的靠背椅,不出意外的看到某撮显眼的呆毛。

无论在多么混乱的环境,第一眼看见的都是你。

看着熟悉的沉默着有点困惑的背影,嘴角微微的上扬。

不顾身后侍者的叫喊小若大步的跑了起来。

找到你了。




“所以到底最后为什么我也要穿上这身衣服!”

“谁知道!”

一黑一白在休息室里对着大吼。

黑色的欧阳改。黑色收腰的西服。领带也是黑色,原本是规整的可以当作着装范本,但是现在被红色的葡萄酒溅了满身,眼镜也歪了。

白色的秦泽若。因为是随便替换的,往身上一套,袖口没有拉出来,敞着怀,扣子也没有扣好。

分为黑白两色的Gem标准制服。也就是说,穿着这身的人都是牛郎。

“你突然闯进来,什么也不说就拉我的手,还跟看门的打架,桌子掀翻了红酒打了,最后慕容也出来了,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小若停下擦拭衬衫的手。不知怎么回事不想看他的眼睛。

“带你回家。”

世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你不回来的话,狐狸很烦。我也不想做饭。”

突然被摸了头。漂亮的银色长发弄乱了,面对打开他的手的泽若欧阳改温和的笑着。那是种,了解并且包容一切的笑容。

“…对不起,寂寞了吧。”




没关系。

我跟你回家。

//———————————————————————————————

结果完全没有写到牛郎接待客人!

所以补下面!!!下面是正片!!!




几天以后。

“喂,你穿那身还挺帅的,给我穿来看看。”

“小若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

虽然摆出一副很不愿意的样子,但是还是败给了我的执拗,跑到里屋去穿衣服了。

要接待大量的女性顾客即使是他也很是苦手吧,但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穿出来了。”

一开始在门后,后来大概觉得反正都看过了,干脆的站了出来。

领口绣上宝石纹路的白色衬衫,配上胸口开的很低的西服,下摆是燕尾服似的三角形,配上白色手套。

头发整个往后梳了过去之后整个人的感觉都变得不一样,感觉很新鲜。

系的很紧的领带非常碍事,我走近他,伸出一指挑开。

“小若?”似乎不明白这种行为的意义,他用疑问的语气说话。

“唔,那来接待我试试看吧,Amethyst。”

Amethyst,是在店里的自称。慕容那个女人把所有牛郎都用宝石称呼。

紫水晶…我的诞生石。想到这里又笑了笑。

他倒是很不愉快的皱了眉,但是看我兴致很高也没有拒绝。

“谨遵您的吩咐,小姐。我一直在等待着您的光临,请到这边来度过…只有我们两人的时间。”

他向我伸出右手。温柔,而又缓慢的说话方式。从来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声音,舒缓的像他所喜欢的钢琴曲。

果然是值得躺在床上数钱的声音啊。我这么想着,握住他的手。

温柔而虚假如同宝石的一刻。




在他指尖滚动的砂糖数到两颗。

“够了,放太多咖啡就甜了。”我托腮叫住他。

“不,这是…为了让砂糖的数量就像我们的关系一样无尽哦。”

他逆时针转着放了三颗砂糖的咖啡杯,用比平常更诱惑的声音说话。

阳光镶金他的轮廓,被我挑开的衣领露出纤细的锁骨。

“而逆时针是…让我们两人的时间不要过得太快…”

那个女人都教了他什么东西啊真是的…

“牛郎是什么要求都会做吗?”

“不…基本我只是聊天。不陪酒,但是毕竟周围的人喝很多。”

所以才沾上酒味吗?

“也没有什么特别难缠的客人,最难缠的其实是雪儿…”

听他说着琐碎有趣的事情,手中的咖啡也变得好喝起来。

逆时针缓慢的转动汤匙。

…不要让时光过的太快。




“我会一直等待您的到来,请务必再次指名我。”

“你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做吗?”

好像看出了我的不爽,他点点头,但是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

“那么这是只给爱寂寞的小若的,特别服务。”

他飞快的亲了我一下,逃到房间里去了。
Copyright MyCorp © 2018